index3499拉斯维加斯

Search

从繁华都市回到山林深处

“使鹿部落”的青年守护者

来源:中国青年报
2021-02-04 08:39:04

  中青报·中青网记者 石佳

  “哎哎哎……”古木森发出特有的喊声。不一会儿,伴随着鹿铃的叮当响声,十几头驯鹿如受到召唤般从茂密的森林向他奔来。

  古木森侧身抚摸着驯鹿,驯鹿则亲昵地在他身上蹭来蹭去。古木森指着这头驯鹿说:“我管它叫小女朋友,因为它从小就爱跟着我。”

  古木森侧身抚摸驯鹿。中青报·中青网记者 石佳/摄

  古木森是土生土长的鄂温克族人。鄂温克族是跨越中国、俄罗斯而居的“跨界民族”,在大兴安岭原始森林过着狩猎生活,鄂温克的意思是“住在大山林中的人”。

  据统计,鄂温克族现仅存3万多人,分为索伦、通古斯和雅库特3个支系。雅库特支部生活在内蒙古自治区呼伦贝尔市根河一带,古木森正是其中一员。

  鄂温克族是我国唯一特许在山林中狩猎、过着半定居半游猎生活的族群。他们世世代代穿行在大兴安岭的林海,以驯鹿代步,靠饲养驯鹿为生,被称为“中国最后的使鹿部落”。

  9月,根河市夜晚的温度已经逼近零摄氏度,一张嘴就能看到白蒙蒙的哈气。清晨天蒙蒙亮,古木森便驱车从敖鲁古雅前往猎民点。

  敖鲁古雅,意为“杨树林茂盛的地方”,是政府为了改善鄂温克族人的生活条件而建立的聚居点。如今,仅五六排北欧风的木质小楼便“装下”整个雅库特支部的300个鄂温克人。

  发展至今,敖鲁古雅已变成旅游景点,外地游客可以买门票进入,与驯鹿拍照,参观鄂温克族人的聚居地。

  然而,有些鄂温克族猎人无法适应定居的生活,他们带着驯鹿重返深山,回到原始森林建立猎民点。

  古木森亦是如此,用他的话来说,“驯鹿是大家的信仰”。古木森把猎民点选在阿龙山北麓、金河镇金林林场的原始森林。一年四季,古木森会迁徙到不同的猎民点,最近的猎民点距根河市也有50多公里。

  古木森刚刚抵达猎民点,藏獒墩墩就摇着尾巴前来迎接,跟着古木森穿越林间小路。墩墩是古木森上山寻找驯鹿的最佳伴侣和帮手。

  古木森将驯鹿召唤回来后,便进入撮罗子给驯鹿做豆饼。简易的撮罗子里,放着一些厨具、炊具和两张行军床,这些物品满足了古木森最基本的生活所需。

  “刚开始上山很不适应,什么都要自己做。”古木森回忆,2015年,刚从北京回到家乡时,他难以适应“原始”的生活方式,要自己砍柴生火、打水做饭、搭建房屋。

  在北京卖了4年钻石,虽然收入不错,但日复一日单调的生活,让古木森愈发思念家乡。2015年,听闻家乡开始建设驯鹿引种繁育中心和改良站,毕业于内蒙古农业大学兽医专业的古木森决定回家。

  “刚进山的时候经常迷路,找不见道。”古木森说,自己之前也没养过鹿,刚来改良站时,什么都要从头学起,向改良站里养过鹿的老人学习,购买驯鹿养殖方面的书籍看。

  古木森有一个小本子,上面密密麻麻记录着驯鹿的采食习性、患病症状和用药效果。其中有这样一个案例,古木森观察到各个猎民点都有母鹿丢弃仔鹿的情况。春季是驯鹿产羔的季节,如果仔鹿出生后不能吃上第一口母乳,母鹿就会抛弃这个幼崽。

  为了解决这一问题,当仔鹿出生时,古木森会设法让仔鹿吃上第一口奶,并拍打仔鹿让它叫出声,母鹿听到叫声就会把仔鹿带在身边。古木森还发现,母鹿采食回来时,不仅靠气味找到自己的孩子,也靠声音分辨。这一结论得到中国农科院特种动物研究所专家的肯定。

  如今,古木森已经熟知驯鹿的习性。他大部分时间都是在深山里度过,一年四季都有不同的任务要完成。妻子丹妮和小儿子佳尔塔也在这里生活,与驯鹿为伴。

  春天,母鹿生产时会离开鹿群,独自寻找地方生产,古木森要做的就是找到适合生产的地方,再把刚出生的健康小驯鹿撵回鹿群,驯化其野性;夏天,要点山毛草帮助驯鹿驱赶蚊子;秋天是驯鹿的发情期,古木森要上山寻找驯鹿,防止公鹿失控跑得太远,“遇到野兽、陷阱,会有危险”。冬季便开始放养过冬,沿着脚印就能轻松地找到驯鹿,每隔半个月给驯鹿喂盐和豆饼,补充驯鹿所需营养。

  生活在深山里,没有电、没有信号,闲暇时间,古木森会画画,看鄂温克族的历史书,了解鄂温克族的生活习惯和民族学问。

  为了让更多人知道并了解鄂温克族,古木森也会发一些短视频,拍自己身边的事,记录生活。

  2018年4月的一天凌晨4点多,古木森听到母鹿发出危险的求救信号,立马起床跟着母鹿上山,发现刚出生没多久的小鹿被猞猁抓伤了,他随手拍摄了上山找鹿的过程,发到了网上。

  此后,古木森看到很多网友对驯鹿感兴趣,对鄂温克族和“使鹿学问”充满好奇。截至目前,古木森在抖音发布了160多条短视频,有20多万名粉丝,获得400多万次点赞。

  “我不是网红,它们才是网红。”古木森说拍摄短视频不是想当网红,就是单纯为了记录生活。

  “养的时间越久,就越放不下驯鹿。”古木森说自己再也不会离开大山,但是他也发现很少有年轻人愿意上山,大多数年轻人接受不了山里的生活。

  “年轻人要是都像他一样就好了,都不愿意上山,那鹿谁管呀?”古木森的奶奶达玛拉十分担忧驯鹿的未来。

  达玛拉看着自家养的驯鹿一点点变少,感叹道:“我不行了,老了,还要靠年轻人。”

  当问及古木森想不想让儿子佳尔塔长大后也生活在深山里养驯鹿,古木森说,虽然山上条件艰苦又危险,也不想让佳尔塔受苦,但是“都不想,那鹿谁养?千百年养下来的驯鹿,不能就这么没了”。

  如今,古木森开始组织研学旅行,让小朋友和驯鹿亲密接触,教他们打列巴、做撮罗子,给小朋友讲鄂温克族的历史和学问。古木森正在用自己的方式坚守、传承鄂温克族学问,他也相信家乡的机会越来越多,一定会有更多年轻人愿意回来。

责任编辑:卢云

媒体矩阵


  • index3499拉斯维加斯微信
    公众号

  • index3499拉斯维加斯微博
    公众号

  • index3499拉斯维加斯头条号

  • index3499拉斯维加斯抖音号

  • index3499拉斯维加斯快手号

  • index3499拉斯维加斯百家号

公益推荐

index3499拉斯维加斯24小时

  • 广州黄埔区总index3499拉斯维加斯:用“薪”留人就地过年
  • 广东发布10名“南粤工匠”
  • 北京劳动者留京过大年 index3499拉斯维加斯新春“福包”寄回家
  • 新疆奎屯index3499拉斯维加斯创新志愿服务模式 开展特色服务活动
  • 粤港澳大湾区成立材料试验创新工作室联盟
  • 烟台市总“智慧index3499拉斯维加斯”服务职工“零距离”
关于大家 | 版权声明 |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:010-84151598 | 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举报电话:010-84151598
Copyright © 2008-2021 by www.workercn.cn. all rights reserved
扫码关注

index3499拉斯维加斯微信


index3499拉斯维加斯微博


index3499拉斯维加斯抖音


index3499拉斯维加斯
客户端
×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